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鍊金融産業聯盟中國供應鍊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河北鋼鐵業加快“走出去”步伐

時間: 2019-02-11 16:23:14 來源:   網友評論 0
  • 1月28日,鋼鐵行業兩大世界500強企業——中國河鋼集團和印度塔塔鋼鐵集團在北京簽署股權收購及相關協議。河鋼集團将出資收購塔塔鋼鐵位于新加坡、泰國、越南和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地區的鋼鐵資産70%股權。此項業務将依托兩大集團在渠道、技術和管理等方面的平台支持,更好地服務東南亞區域市場。




1月28日,鋼鐵行業兩大世界500強企業——中國河鋼集團和印度塔塔鋼鐵集團在北京簽署股權收購及相關協議。河鋼集團将出資收購塔塔鋼鐵位于新加坡、泰國、越南和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地區的鋼鐵資産70%股權。此項業務将依托兩大集團在渠道、技術和管理等方面的平台支持,更好地服務東南亞區域市場。


據悉,塔塔鋼鐵是印度最大的鋼鐵制造商之一、全球前十大鋼鐵制造商。此次雙方簽約的東南亞鋼鐵項目将抓住東南亞地區經濟快速發展、鋼鐵需求強勁的機遇,通過投資新建、股權并購等方式,進一步優化在東南亞地區的産能布局和産品結構,完善從鋼鐵原料、制造、深加工到客戶服務一體化的産業鍊條。


業内人士表示,鋼鐵業的國際産能合作在去産能、調結構的過程中發揮着重要作用。河北作為鋼鐵産業重鎮,在全國和全球均頗具分量,在産業競争力不斷提升的情況下,河北鋼企加快“走出去”勢在必行。


目前,依托産業優勢,河北一批鋼鐵企業已經先行先試,在境外已累計建成(并購)鋼鐵項目8個,産能635萬噸。河鋼作為世界最大的鋼鐵材料制造及綜合服務商之一,近年來紮實推進全球布局戰略,在國際化發展中積累了豐富的跨境并購和海外公司運營管理經驗,其中河鋼塞爾維亞斯梅代雷沃鋼廠項目已成為中國與塞爾維亞乃至中東歐國家合作的成功範例。目前,河鋼控股運營海外資産近百億美元,擁有海外公司70餘家,投資遍及30多個國家和地區,商業服務網絡遍布全球110多個國家和地區,跨國指數在我國鋼鐵企業排名第一,是中國國際化程度最高的鋼鐵企業。


此外,着眼于促進鋼鐵産業結構調整,河北省有關部門日前印發了《河北省鋼鐵企業國際産能合作實施方案》,推動河北省鋼鐵企業開展境外投資,帶動裝備、技術、品牌“走出去”,打造國際産能合作新樣闆。按照方案提出的目标,到2020年末,河北省鋼鐵企業在境外産能力争達到1200萬噸;在境外初步形成以生産基地(産業園區)為龍頭,以關聯産業相配套,以上下遊産業相銜接的海外鋼鐵布局。


該方案明确提出,亞洲地區為四大重點合作區域之一,将重點面向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泰國、印度及巴基斯坦等周邊國家,利用資源豐富、市場需求大、政策優惠等條件,依托現有項目和合作基礎,加快項目建設,發揮項目效益。(經濟日報 周 雷)




印度鋼鐵工業的機遇與挑戰


中國鋼鐵出口主要以東南亞市場為主,但近年來出口印度占比不斷下降,一方面跟國内價格不斷攀升、國際競争力下降有關,另一方面跟印度國内鋼鐵産能上升迅速有很大關系。同時中國供給側改革,嚴禁新增鋼鐵産能,不少國内鋼企轉戰東南亞投資設廠,搶占國際市場。印度因工業化程度低,人均噸鋼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同時印度鐵礦石儲備大,發展鋼鐵業具有較大優勢,成為市場關注的熱點。


印度鋼鐵工業現狀


鋼鐵産量增長迅速

   

近年來,印度的鋼鐵産量持續處于快速增長狀态,2017年粗鋼産量突破1億噸,僅次于全球第二大鋼鐵生産國日本,2011—2017年,年均複合增速為5.83%,遠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25%。就2018年前11個月産量情況來看,印度沒停下追趕日本的步伐,1—11月印度粗鋼産量已超過日本,在産量增速方面,1—11月粗鋼産量同比增長4.91%,而日本同比小幅下降0.1%,因此印度已取代日本成為僅次于中國的世界第二鋼鐵大國。按照2017年印度政府制定的國家鋼鐵發展規劃,2030年印度鋼鐵産能将達到3億噸,按照這一目标,排在印度之後的國家已無力撼動其第二位置。



圖為2017年全球主要粗鋼生産國占比情況



圖為日本、印度粗鋼産量及增速對比

   

鋼鐵消費需求潛力巨大

   

印度政府制定産能翻番的目标背後有需求強力增長預期的推動。縱向來看,印度人均鋼鐵消費量從2000年的0.03噸迅速增長到2017年的0.08噸,但橫向比較來看,印度人均鋼鐵消費仍較低。據世界鋼鐵協會統計數據,2017年印度人均鋼鐵消費量僅0.08噸,低于全球平均水平0.23噸,較中國的人均水平0.54更是相去甚遠。近幾年印度GDP增速基本維持在6%—7%的較高水平,且其良好增長勢頭有望持續,參照其他國家發展經驗,強勁的經濟增長将有力推動該國鋼鐵消費量上行,從這個角度來看,未來印度鋼鐵消費需求潛力巨大。

   

印度鋼鐵消費量的增長主要源自于城鎮化過程産生的大量基礎設施建設需求。由于印度至今都沒有建立全國統一市場,所以政府很難從各邦獲得稅收,從而就很難進行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從印度的火車速度就能看出印度的基礎設施極其落後。交通、城市配套、城市服務等功能的缺乏,嚴重阻礙了印度的城市化進程,2017年印度的城市化水平僅為32.8%,落後中國近26個百分點,也低于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平。



圖為2000—2017年中國、印度人均粗鋼消費量走勢對比

   

為了解決基建設施落後的問題,近年來印度政府也加大了基建投資。2018年年初,印度财政部向印度議會提交的2018/2019财年(2018年4月1日—2019年3月31日)财政預算提案顯示,新财年的财政預算将主要向印度農業、醫療保健和鐵路基礎設施等領域傾斜。按照預算提案,印度政府将投入數十億美元,用于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撥款數十億美元,重點加強鐵路網絡建設并提升鐵路承載能力。世界鋼鐵協會在2018年10月16日發布的短期預測報告中也稱,随着印度經濟從廢鈔和商品及服務稅(GST)實施的雙重沖擊中複蘇,加上投資環境改善和基礎設施建設的雙重支持,預計印度鋼鐵需求将回到更高的增長速度。

   

煉鐵以直接還原鐵為主

   

不同于中國以高爐煉鐵為主,印度高爐煉鐵占比不高,2017年印度生鐵産量6680萬噸,直接還原鐵占生鐵産量的44%。直接還原煉鐵是用氣體或固體還原劑在低于礦石軟化溫度下,在反應裝置内将鐵礦石還原成金屬鐵的方法。這種鐵保留了失氧前的外形,因失氧形成大量微孔隙,顯微鏡下形似海綿結構,故又稱海綿鐵,可以作為電爐、高爐和轉爐的爐料。

   

目前印度煉鋼主要以電爐為主,2017年印度粗鋼産量1.01億噸,電爐占比55%,轉爐占比43%,同時鐵鋼比66%,所以還有34%的粗鋼是短流程電爐用廢鋼冶煉而成。按2017年數據測算,印度廢鋼消費量約為3400萬噸,廢鋼進口依賴度16%。



圖為2017年印度煉鋼工藝占比情況

   

鐵礦資源豐富、焦炭資源緊張

   

印度鐵礦資源豐富,據美國地質調查局數據,2017年印度鐵礦石儲量為81億噸,印度的鐵礦石大緻可分為赤鐵礦、磁鐵礦和褐鐵礦三類,其中前兩類儲量較大,褐鐵礦儲量較少且鐵含量低,因此開發較少。印度是鐵礦石淨出口國,2010年以來印度對國内礦山進行整頓,導緻産量下降,2014年解禁以後産量才回升。2017年印度鐵礦石産量2.01億噸,出口占比13.8%。盡管印度有豐富的鐵礦石資源,但沒有足夠的鐵路運輸線,目前已有的鐵路運輸線主要被用于煤炭運輸,供應瓶頸使得印度鋼廠獲得陸運礦的成本不斷上升,印度沿海鋼廠轉而尋求更有成本優勢的進口鐵礦石。



   圖為2002—2017年印度鐵礦石産量及進口量(單位:萬噸)



圖為2014年印度煤炭産量結構(單位:萬噸)

   

印度煉焦煤緊缺問題不容忽視。據BP能源統計,截至2017年年底印度煤炭探明儲量為977.28億噸,約占世界總量的9.4%,位居全球第五位。印度煤炭資源雖然豐富,但資源結構問題較為突出,主要以動力煤為主,煉焦煤資源稀缺,焦煤主要以中等品質焦煤和半焦煤為主,優質煉焦煤儲量更顯緊缺。據世界煤炭協會數據顯示,2014年印度煤炭産量6574萬噸,動力煤産量占比86.7%,煉焦煤占比7.8%,所以印度焦煤基本靠進口,當年印度焦煤進口5070萬噸。

   

此外,由于印度煉焦技術比較落後、低效,國産商品焦炭價格相對較高,因而印度還需進口少量的冶金焦炭。雖然印度政府試圖加征反傾銷稅費削弱中國焦炭競争優勢,從而保護本國焦炭行業發展,但當前印度國内4000萬噸的焦炭年産能中有一半以上是鋼廠自有産能,因為有副産品回收或餘熱回收的規定,這使其平均成本比商業焦炭生産商高出32美元/噸,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中國焦炭的出口。

   

鋼鐵産業集中度高

   

塔塔鋼鐵公司(Tata steel)、印度鋼鐵管理局(SAIL)和京德勒西南鋼鐵(JSW Steel)是印度産量前三的鋼鐵企業。根據公開年報資料,2016财年京德勒西南鋼鐵、印度鋼鐵管理局和塔塔鋼鐵公司(印度國内)粗鋼産量分别為1580萬噸、1449萬噸和1169萬噸。印度CR3達到了44%。

   

塔塔鋼鐵公司是印度鋼鐵業早期發展起來的民營鋼企,在政府建立印度鋼鐵管理局前,是印度鋼鐵産業的主力。1957年印度政府合并幾家鋼企并改名為印度鋼鐵管理局,塔塔鋼鐵公司和印度鋼鐵管理局分别成為印度民營和國企鋼企的代表。随後塔塔鋼鐵公司轉向全球布局,1991年印度經濟改革,鋼鐵企業向民營資本放開,民營鋼企京德勒西南鋼鐵産能擴張迅速,已經成為印度國内第一大産鋼企業。

   

值得一提的是塔塔鋼鐵公司通過投資英國康力斯(Corus,後更名為塔塔鋼鐵歐洲)、泰國世紀鋼鐵公司(後改名為塔塔鋼鐵泰國公司)及新加坡大衆鋼鐵 (NatSteel) 控股公司,形成年産量3000萬噸的鋼鐵企業。

   

印度鋼鐵工業展望

   

強勁的鋼鐵消費量增長推動鋼鐵産能擴張

   

印度人口總數與中國基本相當,但2017年人均鋼材消費量僅有80千克,相比之下中國人均540千克,二者相差甚遠。目前印度的鋼鐵需求在城鎮化和基礎設施建設熱潮的推動下迅速增長,印度鋼鐵行業擁有巨大擴張空間。礦業巨頭必和必拓(BHP)預測:在2016年的基礎上,到2025年印度鋼鐵需求将翻一番,達到1.7億噸;到2025年,建築和基礎設施将占據鋼鐵需求增長的最大份額,鋼鐵消費量增速幾乎與這兩個行業增速同步,在8%左右。印度鋼鐵部長Aruna Sharma預計:2020—2030年鋼鐵消耗将會加速,到2021年,印度鋼鐵産能将達到1.5億噸。按照2017年制定的印度鋼鐵政策,2030年印度鋼鐵産将達到3億噸。

   

目前印度已經确定有超過1000萬噸的潛在鋼鐵産能擴張,其中主要包括:京德勒西南鋼鐵Dolvi廠粗鋼年産能從500萬噸擴建到1000萬噸;塔塔鋼鐵公司Kalinganagar鋼廠粗鋼年産能從300萬噸擴建到800萬噸。2021年一個重要的新建項目是印度國家礦業開發公司的Nagnar項目,年産能為300萬噸。

   

政府大力支持國内鋼鐵行業發展

   

為支持國内鋼鐵行業的發展,印度政府也在積極運作,不僅通過建立關稅壁壘、提高進口門檻來提高國内鋼鐵的競争力,還出台一系列關鍵措施來支持鋼鐵原材料的獲得。

   

印度建立關稅壁壘防止大量低成本中國鋼鐵的湧入。為保護本國鋼鐵工業發展,印度不僅實施最低鋼材進口價格機制,還頻繁出台反傾銷措施,征收臨時反傾銷稅已經成為印度抑制鋼鐵進口,特别是從中國進口鋼材的一個新“嘗試”。據統計,2016年,世界各國對中國鋼企新發起的貿易案總計43起,其中,印度以7起成為最多的發起國,出台措施包括反傾銷、反補貼、反規避,以及臨時反傾銷。

   

另一方面,印度政府也通過鋼鐵BIS認證的硬性規定來提高進口門檻。2018年6月20日印度鋼鐵部頒布了2018年鋼鐵及鋼鐵制品法令,法令新增了16類鋼鐵産品強制BIS認證,即新增的16類産品需獲得BIS認證證書才能進入印度市場。該法案頒布之前,印度鋼鐵部已經對34類碳鋼和3類不鏽鋼強制BIS認證。随着該法案的落地,印度已經對50類碳鋼和3類不鏽鋼強制BIS認證。這也意味着85%—90%的鋼材及其制品如果要進入印度市場必須先獲得BIS認證。

   

支持鋼鐵原材料的獲得。為保障國内鋼鐵原材料的供給,印度鋼鐵部還出台一系列關鍵措施,如将煤分配到海綿鐵行業;廢除“一煤一洗”系統(一座煤礦配一座洗煤廠);降低礦山拍賣的最低投标人數量;将煤礦和鐵礦優先拍賣給鋼鐵聯合企業;通過Sagarmala港口發展項目改善基礎設施;增加鐵路投資,将25%以上的鐵路運輸能力分配給鋼鐵行業。為促進印度鋼企鐵礦石的自給自足,印度松綁鐵礦石開采禁令,通過向鋼廠拍賣到期采礦租賃證來鼓勵鋼廠自己開采鐵礦石,降低鐵礦石采購成本。另外,印度政府也在尋求提供一個定價模式,以确保國内鐵礦石價格更加統一和穩定。為了确保鋼鐵行業的國内礦石供應,由印度國家礦業開發公司主導的許多擴建計劃正在籌備中,該公司計劃到2030年将鐵礦石年産能從目前的4800萬噸擴大到6700萬噸。為解決運力不足問題,印度還增加鐵路投資,将25%以上的鐵路運輸能力分配給鋼鐵行業。

   

鋼鐵産能的擴張面臨諸多挑戰

   

到2030年,印度預計需要約2.5億噸的粗鋼産能來支撐其接近2億噸的成品鋼材需求,但印度官僚主義對鋼鐵項目的實施産生很大阻礙,政府授權和激勵的可信度面臨質疑,關鍵原材料的供應鍊管理也将面臨挑戰。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已經完全取消感應爐煉鋼,但印度《國家鋼鐵産業政策》鼓勵擴建感應爐煉鋼産能,以及發展電爐和轉爐煉鋼産能,這種不合理的煉鋼方式并不能契合印度的實際情況。

   

在獲得新建鋼廠規劃許可方面,鋼鐵企業困難重重。例如,韓國浦項公司在經曆了12年尋求解決監管障礙的談判之後,最終放棄了在奧裡薩邦建設年産能1200萬噸的鋼鐵項目,可見鋼鐵項目的實施難度巨大。目前有一些舉措可以使鐵礦石儲量得到更好的開采,但印度的煉鋼方式也決定了鐵礦石無法快速享受到鋼鐵産能擴張的“紅利”。根據世界鋼鐵協會的數據,2017年,印度的電爐煉鋼量占到其全部産鋼量的54.5%,印度的粗鋼有超過一半通過電爐煉鋼産生,短流程煉鋼過程中,噸鋼所需鐵礦石比長流程煉鋼大幅減少。因此,在出口收緊的背景下,印度鐵礦石将呈現供應過剩的局面。

   

盡管印度擁有大量鐵礦石儲量,但缺乏其他關鍵的煉鋼燃料。印度國内冶金煤匮乏,需要通過進口來解決,目前印度進口自澳大利亞和南非的焦煤占其總需求量的70%。印度可用冶金煤儲量少,并且質量差,通過洗煤和改質是可行的,但成本高昂,印度仍将無法實現冶金煤的自給自足。另一方面,由于印度煉焦技術采用的是低效技術,國産商品焦炭價格相對較高,因而印度還進口少量的冶金焦炭。由于印度主要通過電爐煉鋼,為實現上述鋼鐵産能擴張計劃,一個價格便宜的電力來源将是必不可少的。但是由于高昂的動力煤采購成本,疊加偷電、技術性損失、交叉補貼等問題,目前印度電價已位于世界前列。盡管印度政府試圖改善電力供應問題,但并沒有獲得預期的結果。

   

小結

 

在印度經濟高增長及國内城鎮化基礎設施建設的推動下,印度鋼鐵行業快速崛起。當前印度人均粗鋼消費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随着城鎮化的持續推進,印度國内鋼鐵消費需求仍有巨大潛力可供挖掘。但目前印度的部分煉鋼原料相對缺乏,不利于本國鋼鐵行業的發展壯大:印度粗鋼生産以電爐法為主導,廢鋼需求及電力消耗都比較大,但目前印度廢鋼資源供應整體緊張,質量也較差,且電力短缺及供電不穩定問題仍待解決;盡管印度有豐富的鐵礦石資源,但沒有足夠的鐵路運輸線,印度鋼廠獲得陸運礦的成本不斷上升,印度沿海的鋼廠越來越傾向于進口鐵礦石;印度煉焦煤資源稀缺,不到煤炭産量的10%,優勢煉焦煤資源更加緊張,嚴重依賴進口,且本國煉焦技術較為落後,成本偏高,供應不能滿足國内需求,需要少量進口。産業方面,印度鋼鐵産業集中度較高,2016年,鋼鐵行業CR3達到了44%,國内的京德勒西南鋼鐵、塔塔鋼鐵公司等大型鋼廠達到世界一流鋼廠水準。

   

為發展國内鋼鐵行業,印度政府不僅通過建立關稅壁壘、提高進口門檻來提高國内鋼鐵的競争力,還出台一系列關鍵措施來支持鋼鐵原材料的獲得。但是印度官僚主義對鋼鐵項目的實施産生很大阻礙,特别是印度鼓勵擴建感應爐煉鋼産能,大力發展電爐和轉爐煉鋼産能,受電力及廢鋼供應的制約,這種煉鋼方式并不能契合印度的實際情況,壓制印度鋼鐵産能擴張。(周敏波 期貨日報)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