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鍊金融産業聯盟中國供應鍊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互聯網金融新模式面臨風險與法律應對

時間: 2019-06-27 18:53:04 來源:   網友評論 0
  • 目前,網絡金融活動空前活躍,不少地方存在法律真空狀态。原有金融法規範也不能涵蓋各種突飛猛進的網絡金融活動。互聯網金融立法在側重補充法律空白的同時,還需注重法律之間的銜接。

目前,網絡金融活動空前活躍,不少地方存在法律真空狀态。原有金融法規範也不能涵蓋各種突飛猛進的網絡金融活動。互聯網金融立法在側重補充法律空白的同時,還需注重法律之間的銜接。


互聯網深入發展,其觸角深入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金融領域也在所難免,受到了嚴重的沖擊和挑戰。互聯網金融新模式如雨後春筍,蓬勃湧現。互聯網金融,是在互聯網背景下應運而生的第三種金融融資模式。


圍繞互聯網金融對傳統金融行業的影響,學者們争論紛纭,抑或是“颠覆性”的沖擊,或僅是一種傳統金融框架下的模式創新,這種争議尚可擱淺。因為互聯網金融的風潮已裹挾着諸多風險,直面撲來。


2015年12月國務院下發了《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提出規範發展各類金融機構,發揮互聯網促進普惠金融發展的有益作用。因此,有必要進一步完善互聯網金融法律法規,推進互聯網金融規範、健康發展。


互聯網類金融新模式迅猛發展,究其根源:一是雲技術、大數據、移動通訊等網絡技術的支撐下,“互聯網+”模式大行其道;


二是國内外新型網絡金融的興起,其直接動因都是源于傳統金融方式無法滿足社會公衆的投融資需求所引發。金融業務互聯網化為小微初創者和普通金融消費者提供了平台,同時,也促進了銀行、證券、保險、信托等金融機構運營方式的信息化升級和金融業務的探索和創新。


目前,我們所普遍接觸的主要新模式有第三方支付、P2P與股權衆籌等。第三方支付平台是通過連接網上商戶、消費者與銀行,提供結算業務的平台,包括阿裡巴巴的支付寶、騰訊的微信支付、中國移動的和包等;P2P與股權衆籌是一種基于商業信用,達到在互聯網平台實現資金需求者和投資者的資金融通模式。


P2P平台,可以說是民間借貸的網絡化。嚴格來講,網絡P2P隻是提供中介服務的平台,平台以及融資雙方之間本身應當符合債權轉讓和居間合同的規定。而股權衆籌,實質是一種小額的股權融資,屬于一種私募資金的方式,不同的是通過網絡“公開”募集。


金融本身重在風險防控。互聯網金融呈現的新特點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傳統的金融風險。互聯網金融的脫媒化,使得金融融資行為不斷削弱銀行的中介作用,趨向“金融非中介化”



互聯網金融的跨界性促使不同資本與金融資本跨界融合,新的商業模式和機會正在發酵孕育出新的金融供應鍊,對整個大的經濟發展生态格局形成了巨大吸引力。互聯網金融的涉衆性,使得互聯網金融在維護國家經濟秩序和社會穩定方面的作用也凸顯重要。


在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法律既作為規範,是除行政手段、經濟手段等外的社會治理方式,也是不可跨越的紅線,法律風險亦無處不在。可以說,互聯網金融面臨着集網絡、金融、法律等各方面的風險。


互聯網本身的風險,主要是技術風險和網絡安全風險。互聯網本身就是高技術的領域,需要依靠程序和軟件保障安全運行。網絡安全更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門。網絡病毒、黑客攻擊、網絡詐騙等已成為危害網絡安全的重大威脅,網絡犯罪也是時有發生。互聯網金融作為一種線上交易方式,信息交換和資金處置都是在網上來完成,其本身置于網絡環境風險中,無時無刻不依賴網絡安全。


金融方面的風險,主要表現為信用風險、流動性風險和系統風險。金融本身存在信用風險,互聯網金融模式脫媒性,信息的不對稱性,使得信用風險更加加劇。而且,當貨币資金通過衆籌、信托、基金等進入交易平台,這些資金又可能被配置到其他高風險領域進行融資,一旦資金流斷裂,可能導緻流動性風險,甚至引發系統風險。


法律方面的風險。長期以來,我國對于金融行業實行嚴格限制和管控,任何主體未經國家有關機關批準,資金結算、證券、期貨、保險等金融業務都難免涉嫌非法經營犯罪。目前,網絡金融活動空前活躍,不少地方存在法律真空狀态。


原有金融法規範也不能涵蓋各種突飛猛進的網絡金融活動。雖然,第三方支付平台已融入大衆的生活,成為一種高效、便捷的消費方式。但是,如果用戶将資金放在平台賬戶,從交易到結算之間時間範圍内就會形成沉澱資金的問題,甚至包括微信紅包在内形成大量資金滞留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一旦上述資金被挪用、侵占,就可能觸及法律的紅線。P2P運行方式的異化也存在着潛在風險。


一些P2P平台從中介服務平台,演變成融資擔保平台,最後異化成存貸款業務平台,出現倒閉、“跑路”等現象。股權衆籌超過公司法規定向200人以上公衆募集資金,就必須脫離衆籌平台,轉向其他渠道融資。否則,就會違反行政法規以及涉嫌擅自發行股票、非法集資類犯罪。


我國依法治國基本方略,要求依照法律治理國家。目前,我國關于網絡安全立法遠落後于網絡的發展速度,《網絡安全法(草案)》已公布,對于網絡運行安全、網絡信息安全及網絡平台法律責任等都做了相關規定。


有關網絡金融方面的法規,除了之前出台的《網上銀行業務管理暫行辦法》《網絡交易管理辦法》等辦法,對新型金融模式相關的立法可從以下進路,加強互聯網金融發展的法律規制:


一是建立健全互聯網金融的市場準入與退出機制。主體的合法或非法化問題,是行業監管的前提,立法應當予以明确;


二是完善和細化各新型互聯網金融模式的從業規範。針對各新互聯網金融主體活動制定相應的實施細則和行業标準;


三是加強網絡征信和信用評價體系建設。完善大數據、信用風險、公開信息披露等制度;


四是理順互聯網金融的風險監管體制。明确各監管機構的職責,構建互聯網金融監管框架和協調機制;


五是建立多元化金融消費糾紛解決機制,保護互聯網金融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此外,互聯網金融立法在側重補充法律空白的同時,還需注重法律之間的銜接。


一方面,除完善主體準入方面的立法外,加強對新型金融模式交易行為的監管立法;


另一方面,互聯網金融業務開展必須在合規合法的框架内展開,要符合合同法、擔保法等民商事法律的規定,互聯網金融立法也要注意與商業銀行法、公司法、證券法、信托法等相銜接;還要重視刑法的最後保障作用。


刑法作為保護社會秩序的最後一道防線,也是最嚴厲的法律制裁。互聯網金融活動的創新和發展不能觸碰法律紅線,同時,适用刑法應審慎地保護互聯網金融的健康蓬勃發展。


作者:賈寶元

摘自:人民法院報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台